Breaking News
 |  | 

未分类

小蝌蚪直播app官方下载草莓

自从龙道灵落入地狱深渊之后,百鬼事务所正处于瘫痪状态,张美月作为这个家庭的一份子,自然而言的肩负起百鬼事务所的大小事务,所幸有一群百鬼在协助她,这里仍旧保持着原样,张美月除了上学外,平时一有时间就与百鬼们待在一起,既然要顶替龙道灵的工作,那么就要懂得对付鬼怪,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让百鬼们对她进行指导,由鬼来教导她驱鬼的方法,百鬼们必定是她最好的导师。

因此,张美月也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会了各种对付鬼怪的方法,再加上她本身就拥有念力的特殊天赋,一般的鬼怪基本上不是她的对手,熟悉这些以后,张美月也开始正式接受委托,由于龙道灵并没有关闭电脑,上面依旧保留着驱鬼者网站的页面,她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些奇奇怪怪的任务,也皱起了眉头。

此时,红袖走到她的身边,关切的问道:“美月,是不是鬼主的事情做不来呢?”

张美月摇了摇头回答:“红袖姐姐,我会慢慢适应哥哥的工作,别担心。”

“嗯,那我就不打扰你了,有什么需要就尽管和我们说。”红袖也应了一句。

美月点了点头,继续专心致志的浏览着网页,最后她随手一按,无意之间就接下了一个任务,页面随即弹出了一幅画面,是这次任务的地点,上面除了具体的地点标记外,还十分详细的介绍了这个任务相关的灵异传说。

刚开始张美月也有些不知所措,但她仔细的阅览着那个灵异传说后,感觉就像看故事一般,不消片刻就来了兴趣······

这个任务的地点生在距离京城有些偏远的一处大山之中,传说在八十年代中期,那个时候的生活比较艰难,当时还没有天然气,一般住在山区里的人要做饭都得靠柴火,因此,他们下完田种完地后,便提着砍柴刀往山里走,由于柴少人多的缘故,附近的小山丘早已被大家瓜分得所剩无几。

为了生活,山区里的人们只能两人结伴而行,起早摸黑的往深山里走,才将大把灌木柴扛回家,但深山老林中潜伏着各种危险,那里乔木高大,灌木连片,人迹罕至,常有不知名的虫蛇穿梭,树顶上粗大的青藤结树盘枝,连成一大片天然帐蓬,遮天蔽日,显得十分的阴暗。

人们走在这深山之中,即使胆子再大也得小心翼翼,如此神秘的深山老林里,除了虫蛇的危险外,还隐藏着更加可怕的东西。

据说七月的某一天,人们刚把田里的稻谷收割完毕,天上就稀拉哗啦的下起了倾盘大雨,这样一来,要上山砍柴就显得困难重重,当时有一位姓徐的大爷,原本提上砍柴刀准备出门之际,不得已又返回了家中静待天晴。

然而一周过去了,这阴雨天气似乎没有好转的意思,眼看家里最后一把柴即将烧完,徐大爷再也坐不住了,这天早上,由于音乐天气的缘故,天色显得十分阴暗,他把挂在墙壁上的大草帽摘下往头上一按,腰间别上柴刀,便想找上邻居结伴上山。

甜美淑女初夏漫步显俏丽

可是邻居们看到这样的天气都直摇头,劝他不急在一时多等几天,眼见结伴不成,徐大爷只好闷闷不乐地返回家中,不其然的喝起了一大杯米酒,由于喝了酒的缘故,徐大爷状上了胆子,挎上柴刀再次出门。

由于下雨天气,山路湿滑的缘故,徐大爷虽然身体强壮,却也走了很长时间才到达山口,当他回过头来之际,身后的村庄早已被深山隐没,只剩下一条来时的小山路在山间隐隐漫延,山间除了雨滴从树叶滑落的声音,便是几声怪鸟的哀鸣。

“咳、咳”徐大爷故意干咳了几声,想以此打破这深山里的死寂,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后,便提起手中的柴刀钻进了树丛中,循着几棵不高不矮的灌木上砍去,不多时,山间响起了一道道柴刀与树木相碰的“嚯嚯”之声。

徐大爷沿着山腰的青藤茂林爬去,生柴也积攒了不少,此时他正砍得起劲,身大汗淋漓,来时的犹豫与不安早已荡然无存,只感觉自己忙的不亦乐乎,不一会儿,他高兴地用绳子把生柴捆好,便脱开湿透的上衣,吹着口哨坐在了地上,打开随身带来的稀饭,准备用过午餐后,再砍一捆木柴就下山。

正当他吃着午餐的时候,“啪”的一声,从树顶上掉下来一颗野果,正好落在徐大爷面前的地面上,他好奇的把野果拿起来一看,果皮上居然出现了半月形的齿痕,见此情形,徐大爷猛然一惊,连忙抬起头,瞪大了双眼紧盯着树顶位置,树顶枝叶茂盛,也不见有何动物,更不见有果子。

徐大爷看着这诡异的情形,忽然想起了民间的传言,在山中捡到留有指甲印或牙齿痕的野果是不好的预兆,因为那是山中不受香火供奉的野鬼做的符号果子,这些也过属于鬼的供品,生人不能抢摘,否则会招来厄运。

不管这传言孰真孰假,徐大爷都不敢大意,自己一把年纪了,对这些事情十分在意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他恭敬地把那一颗留有齿痕的野果放在草丛中的石板上,正要合掌祷告,树林里突然吹来了一阵风沙,打在茂实的树叶上沙沙作响,感觉就像有人在树林里向自己扔沙石一般。

徐大爷擦了擦脸上的沙粒,显得有些惊慌失措,一不小心就颠坐在草丛之上,他心有余悸的爬了起来,稍微定了定神,壮起胆子向四周大喝道:“谁?”

没想到他这么一喝,更可怕的事情生了,树林深处居然出现了一把声音在回应自己,这把声音如同动物厚重的喘气声,此时此刻,徐大爷顿感身寒意来袭,汗毛直竖,随即拿起地上的砍柴刀,背起一大捆木柴便要往山下跑去。

正当他刚迈起步伐之际,身后的草丛又沙沙作响,那把厚重的喘气声仿佛就出现在身后,徐大爷感觉似乎有人在他的肩膀上吹气,背上的木柴好像也沉重了许多,他此时显得手忙脚乱,掉在草丛上的草帽也忘了拾起,连滚带爬地沿着下山的小路跑去。

一路上总感觉背后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,自己背上的柴捆似乎更加沉重了,此时,徐大爷惊恐不已,偷偷地回头一看,原本掉落在草丛中的草帽此时正稳稳地盖在自己背上的柴木之上,微微翘起的帽沿下隐隐约约的露出一双红色的眼睛,看不清模样,只感觉那双眼睛冷如死水。

“啊”徐大爷惊恐的大叫一声,本能的把背上的柴捆扔了下来,草帽翻转着滚到一边,然而奇怪的是,帽下却空无一物。

“难道是我眼花了?”徐大爷自言自语的说着,不禁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背,手背上传来了一阵阵疼痛感,但他始终坚信自己刚才看见的那双红色的眼睛并不是错觉,接着,他鼓起勇气翻动了一下柴捆,柴捆完好无损,也没有什么异常之处。

此时,他不敢多想,觉得此地不宜久留,随即将柴捆往肩膀上一扛,连草帽也不要了,飞快地往山下赶去,然而,当他跑出一顿鹿后,原以为没事之际,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喘气声又在耳边响起,肩上的柴捆再次沉重了起来。

徐大爷一次又一次的被吓,此时已经由害怕变成了愤怒,他大喝一声,毫不犹豫的把沉重柴捆甩到了二丈远,从腰间里抽出砍柴刀,对着空气大吼道:“什么东西,赶紧给我出来,别欺负我这个一把年纪的老农。”四野里一片死寂,只有雨丝交织而成的迷雾越来越浓。

徐大爷提着雪亮的砍柴刀,凭着自己的感觉沿着脚下泥路一阵横冲直撞,却不知为何怎么也走不出这片迷雾,他此时显得更慌了,因为他曾听人说过,这样的情况很可能是鬼打墙,由于正午过后阳气渐减,阴气渐盛,而且还是阴雨天,山间树木众多,不见天日,阴气更甚,山中鬼怪平日里没有香火供奉,怨气极重,就会找到山间的途人来折磨一番,那些被折磨的人在惊恐无助中死去后会带有怨气,那些山中鬼魅便会以此为食,以慰鬼途。

徐大爷以前也认为这是用来吓唬小孩的无稽之谈,如今自己却遇上了,心中惊恐不已,他慌乱地挥动着砍柴刀,漫无目的地的沿路奔跑,却感觉到双腿越来越沉重,眼前的路也看不到尽头,显得彷徨无助,席地而坐。

就在这时,他从迷雾之中看到了一名矮小的身形,那双熟悉的红色眼睛在迷雾中十分显眼,而且还长着一双长耳,面目却迷糊不清,但分明能感觉到那身影投射而来的冷冷目光,徐大爷虽然害怕,但求生的本能给了他力量,突然“嚯”地一起站了起来,打起了一阵激灵,挥舞着大柴刀,对着前方大骂起来。

也许他想着最近不顺心的日子以及今日的困境,心中火苗渐起,扯开喉咙大吼,手中的柴刀也挥舞得越来有力,渐渐地,迷雾便消散而去,远处的山口也出现在眼前,待他走出山口时,天空却比山中空明了许多。

他喘息未定地回过神来后,再看向身后,依旧迷雾缭绕,却不见了那奇怪的身影,他也终于松了一口气,自己辛苦了大半天砍的柴虽然弄丢了,但自己也总算走出了深山,他拖着虚脱而沉重的躯体回到家里已是傍晚时分。

家人见徐大爷面色苍白,须皆乱,上山大半天却空手而归,邻居们好奇的问其缘由,最后从他口中得知这一怪异的状况,大家都对深山上之物更加敬畏,不敢再单独前往,久而久之,人们得知这深山老林之中的鬼怪名为山魈鬼,一直流传着它的灵异传说。

张美月看完了网站上对这个任务的传说介绍后,也立刻来了兴趣,不知道为何,这些传说故事的背后总带着一股浓重的神秘感,她决定自己接替龙道灵的第一个工作,就是去解决这个名叫山魈鬼传说的任务。

打定主意后,她趁着这两天假期的时间,决定去一趟这座深山老林一探究竟,当然,在出之前,她也将这个事情告诉了厉鬼红袖,红袖自然不会让她自己去冒险,打算陪同前行,然而在旁的瑶姬却示意道:“红袖,这次就让我陪美月前去,在深山老林这些地方我可是最擅长的,你还是留在事务所里看好家门吧。”

“那也是,你可是山鬼,相信没有谁比你更加胜任了,但以防万一,还是多找几个同伴吧。”红袖也点头应道,她对瑶姬的力量十分信任,有她在美月身边的话也很放心。

“没问题。”瑶姬微微一笑回答。

张美月得知山鬼瑶姬陪同自己前行,也十分高兴的说道:“瑶姬姐姐,咱们出吧!”

接着,她们两个一起向着院子中走去。

Tags
头像

ABOUT THE AUTHOR